详情报告:伊朗潜艇在“守卫-97”军事演习中首次从水下成功发射巡航导弹(图)

从2月22日起,伊朗武装力量开始进行“守卫-97”大规模军演于,演习时间为3天。伊朗军方发表声明称,伊朗海军“加迪尔”级(Qadir)潜艇首次从水下发射了一枚巡航导弹。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2月25日报道,伊朗在近日举行的“守卫-97”(Velayat 97)演习中使用潜艇首次从水下成功发射巡航导弹。

伊朗海军“加迪尔”级潜艇

伊朗军方声明称,伊朗海军“加迪尔”级潜艇在‘守卫-97’军演第三天从水下成功发射了一枚巡航导弹。由于潜射导弹射程有限,并且潜艇在发射导弹时可能被敌人发现,所以伊朗海军和国防部专家首次选择从水下对敌方目标发射巡航导弹。伊朗军方指出,其海军装备的“塔里克”级、“法塔赫”级潜艇都可以从水下发射巡航导弹。

根据伊朗法尔斯通讯社公布的发射视频,“加迪尔”级潜艇在水下发射了导弹运载器,导弹运载器在离潜艇一定距离的地方释放了导弹,这意味着伊朗已经掌握了巡航导弹水下发射技术。从导弹图片可以看出,该潜射巡航导弹外形与此前公布的“胜利”-1反舰导弹相似。该反舰导弹射程约为35公里,采用主动雷达制导,伊朗发展了陆射、空射和舰射等型号。

分析认为,“加迪尔”级潜艇排水量约为120吨,空间有限,尺寸较小的“胜利”-1反舰导弹比较合适,而尺寸更大、射程更远的“努尔”系列更适合用于排水量更大的潜艇。

除了“加迪尔”级潜艇,本月刚刚服役的“法塔赫”级中型潜艇首次参加军事演习。本月17日,伊朗向外界展示了国产新型潜艇“法塔赫”级(Fateh)。伊朗官方称,这种新型潜艇重达600吨,拥有最现代化的武器,包括鱼雷、深水炸弹和巡航导弹。这也是迄今为止建造的排水量最大的潜艇。伊朗Press TV电视台报道指出,“法塔赫”级新型潜艇装备了巡航导弹。2月2日,伊朗公开了一款名为“霍韦伊泽”(Hoveyzeh)的巡航导弹。伊朗国防部长阿米尔·哈塔米在发布仪式上说,这枚地对地导弹当天试射,飞行1200公里后击中目标。

从2月22日起,伊朗武装力量开始进行“守卫-97”大规模军演于,演习时间为3天。据介绍,在霍尔木兹海峡、莫克兰沿海地区、阿曼湾以及印度洋部分地区进行演习的水域面积为200万平方公里。

伊朗海军司令汉扎迪称,演习分为四个阶段,其中一个阶段涉及在假想中的真实海战条件下的行动演练。他指出,战舰、潜艇、飞机均会参加演习,还会进行导弹发射。伊朗定期在该地区进行演习,这里是石油运出的关键路线。

来源:https://news.sina.com.cn/w/2019-02-25/doc-ihrfqzka9047175.shtml

新浪军事:“伊朗将中国卖的货造成潜射导弹” 专家问:谁搞的?

伊朗山寨能力有多强 将中国卖的低端货造成潜射导弹

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月24日,在近日于霍尔木兹海峡附近海域进行的年度军演中,伊朗海军首度对外展示了其最新研发的“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该导弹由伊朗国产“卡达尔”级微型潜艇所发射,这是伊朗潜艇首次向外界展示这一能力。伊朗方面宣称,其他同卡达尔级技术水平相仿的伊朗潜艇,也具有发射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的能力。

演习中亮相的卡达尔级微型潜艇

从伊朗官方目前透露出的信息来看,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的确是由一艘上浮至水面的卡达尔级微型潜艇所发射的,这或许是为了方便拍摄取材而采取的特殊发射姿态。导弹在离开潜艇后快速升空,并最终成功击毁了预定目标。伊朗此次演习发言人哈姆扎表示,多款鱼雷和导弹的成功试射,表明伊朗的水下防御体系已经具备了完全的战斗力。

抛开伊朗人这番话里自吹自擂的成分不说,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的这次首秀,在某种程度上的确反映出了伊朗军事实力的进步。有能力研制出潜艇和潜射导弹的国家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凤毛麟角,许多经济实力和国际环境远优于伊朗的国家都未能如愿,这也从另一方面反映出伊朗国防工业所取得的这一成果有多么来之不易。

次演习中的许多军舰和设备可以追溯到从国外引进的技术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伊朗人号称纳斯尔-1是自主研发的首款潜射导弹,但这货的渊源实际上可以追溯到我国的C-701型反舰导弹。C-701 是我国在10多年前面向国际市场所推出的一种外贸型反舰导弹,该弹的主要卖点就在于紧凑的体型和低廉的价格。C-701全长仅约2.5米,弹体直径仅0.18米,全重不超过120公斤,能够轻松装进各种排水量仅有上百吨甚至是数十吨的小微型水面舰艇。C-701的种种特征特别适合于好搞“快艇狼群”战术的伊朗海军部队,因此伊朗在引进之后很快就在C-701的基础之上山寨出了所谓的国产版本,这就是于2010年投入量产的纳斯尔-1型反舰导弹。

和今天的潜射版纳斯尔-1型不同,当初伊朗人山寨出的普通版纳斯尔-1型和原装进口的C-701一样,仅能用于水面舰艇和陆基发射,潜射功能并不在原始设计方的考虑范围之内。因此现在的潜射版纳斯尔-1很可能是伊朗人依照自己的需求和理解捣腾出来的改进产物,尽管它在最大射程和最高时速等指标上或许比C-071(最大射程25公里,最高时速0.8马赫)也强不了多少,但这对于国防实力相对有限的伊朗来说,这已经算是一个了不得的成就了。

伊朗研制的纳斯尔-1导弹和卡达尔级潜艇,就同等综合实力的国家而言,这算是相当拿得出手的国产武器了

可别轻视这枚小小的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全世界买过中系武器的国家不少,山寨过中系装备的国家也挺多,可能做到像伊朗这样在抄袭的基础上融会贯通,并加入自己的理解研发出独具特色的改进型号的国家,真可谓是寥寥无几。纳斯尔-1型潜射导弹或许只是一个开始,假以时日,这个被封锁于中东腹地的国家要是在水下兵器的造诣上赶超印度,也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

来源:https://mil.news.sina.com.cn/jssd/2019-02-25/doc-ihsxncvf7693265.shtml

联合国一直无法进入“红海磨坊” 大量援粮腐坏 令人痛心

一头死牛躺在通往港口城镇荷台达的主干道旁边。当地人倾向于避开死尸,因为可能充满了简易爆炸装置(IED)。

联合国负责人道事务的副秘书长洛科克今天就也门局势发表声明指出,联合国自去年9月以来无法进入也门荷台达的红海磨坊(Red Sea Mills)仓库,导致大量储存在那里的粮食无法云送给饥饿的也门民众。这一问题让他深感关切。

洛科克表示,虽然也门各地有近一亿人距离饥荒仅一步之遥,但足以供370万人食用一个月的粮食滞留在红海磨坊仓库中无法使用,而且可能已经腐坏了超过四个月。无人从中受益,只有眼看着数以百万计的饥饿的人口遭受痛苦。

上个月,位于也门政府控制区的两个粮仓被迫击炮击中,随之而来的交火摧毁了一些粮食,这些粮食可能足以让成千上万的人食用一个月。这些事件让人感到痛惜。

洛科克表示,随着时间流逝,以及剩余的粮食腐坏的风险增加,能够进入红海磨坊变得越发紧迫。

迄今为止,隶属于胡塞武装的“真主辅士”(Ansar Allah)的部队以安全问题为由拒绝授权联合国跨越边界线进入位于政府控制区的红海磨坊。

洛科克说:“各方正在继续讨论,我感谢各方为找到解决方案所作的真正努力,但它仍然不甚明朗。我恳请各方,特别‘真主辅士’隶属团体,在未来几天内敲定协议并促进对磨坊的准入。”

洛科克指出,联合国及其人道合作伙伴正在扩大规模,目标是让1200万人获得紧急粮食援助,这比2018年的目标增加了50%。

也门人在位于荷台达的粮食计划署中心排队领取粮食券。摄于2018年11月13日。

去年12月,世界粮食计划署创纪录地触及了1000多万人。“真主辅士”控制区的许多人的生命可以得到拯救,但需要来自也门当局更多的帮助。

1990年,南北也门统一,成立也门共和国,但双方之间始终存在分歧。90年代后期,胡塞武装在也门北部成立,与政府军队交战。2014年9月,胡塞武装攻占首都萨那,后又占领该国南部地区,迫使总统哈迪前往沙特阿拉伯避难。2015年,沙特等国针对胡塞武装发起军事行动,也门战事升级。今年6月至今,沙特盟军进一步对也门西部港口城市荷台达展开大规模攻势,意图扫清控制这一地区的胡塞武装。

据联合国统计,持续三年半的战争已导致也门全国2万8千多人死伤,绝大部分的伤亡都来自于由沙特领导的联军所实施的空袭。

也门冲突发生后,联合国曾多次主持有关和谈。也门政府与胡塞武装于去年12月13日在瑞典达成《斯德哥尔摩协议》,同意从12月18日起在荷台达等地实施停火。位于也门西部的荷台达是也门的重要港口,承担着全国近70%的食品、药品和燃料等援助物资的进口。

来源:https://news.un.org/zh/story/2019/02/1028301

《环球时报》要为伊朗推磨吗?伊朗宣布与中国扩大媒体间合作(组图)

伊朗华语台消息:伊斯兰通讯社总经理与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签署了谅解备忘录。 至于具体合作的内容和形式,目前只能拭目以待。

据伊朗通讯社报道:周三在德黑兰伊朗通讯社总经理塞耶德·泽亚·哈沙米(音译,Seyed Zia Hashemi)与中国《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签署了一份协议,根据该协议,双方将成立一个工作组,用于分享报告和其它资源。同时伊朗通讯社及中国《环球时报》的双边合作文件可以同步更新与共享。

来源:http://parstoday.com/zh/news/iran-i42256

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伊朗与中国在许多全球问题上保持一致

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阿里•拉里贾尼表示:伊朗与中国就许多地区和国际问题有共同看法

伊朗媒体报道,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阿里.拉里贾尼2月20日晚返回伊朗之后,在梅赫拉巴德国际机场表示:在此次访问中,在议会交流以及政府不同领域的合作上两国领导人进行了良好的磋商和会谈。

阿里•拉里贾尼称:在会见中国国家主席时他就双边关系与习近平主席进行了良好的交流。

阿里•拉里贾尼与习近平在北京会晤

他补充说:在与中国官员的会晤中在经济方面提出了实用的解决方案,并就在公共部门与私营部门的经济合作进行了磋商。

应中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的邀请,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阿里.拉里贾尼赴北京进行访问,并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等中国领导人举行了会谈。

来源:http://parstoday.com/zh/news/iran-i42252

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推迟撤军 也门局势恐升级

也门战乱中的胡塞武装组织

新华社科威特城2月26日消息:联合国也门问题特使马丁·格里菲思26日飞抵也门首都萨那,就荷台达撤军事宜与胡塞武装展开磋商。胡塞武装25日宣布,再次推迟实施荷台达第一阶段撤军计划。

分析人士指出,撤军一再推迟,暴露了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之间信任缺失等深层次问题。如果这一计划迟迟得不到落实,有可能引发双方新一轮军事冲突。

难以落实

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2月17日就荷台达第一阶段撤军计划达成协议,并原则上同意第二阶段撤军计划。据悉,第一阶段撤军计划包括胡塞武装从荷台达省两个用以运输粮食和石油的港口后撤5公里。

24日,也门冲突双方确认将第一阶段撤军计划推迟到25日。25日当天,胡塞武装又单方面宣布推迟实施这一计划。胡塞武装部队发言人叶海亚·萨里阿称,由于政府军一直在“回避”执行此前达成的协议,该武装决定再次推迟实施这一计划。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也门冲突双方举行了数轮谈判,但结果都是议而不决或者决而不行。造成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在于双方利益分歧巨大,彼此缺乏信任。

荷台达港是也门的重要生命线,70%以上的人道主义救援物资都通过该港口运到也门。它也是胡塞武装控制的北部地区的重要物资来源地,交出荷台达港就等于交出了胡塞武装的生命线。

也门军事观察员穆赫辛·纳吉说,撤军被一再推迟并不令人意外,“谁掌控了荷台达,谁就能在战事中赢得先机”,因此双方都不可能放弃这一战略要地。

也门政治分析家阿卜杜勒-拉基卜·希迪亚尼认为,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之间信任缺失,即使双方达成某些妥协,在关键利益面前,双方也随时可能会“翻脸”。

胡塞武装组织

备战迹象

去年12月,在联合国主导下,也门政府和胡塞武装代表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就荷台达停火、交换战俘等问题达成一致。自那之后,双方在荷台达零星交火从未停止,人员死伤不时发生。此外,种种迹象表明,近期双方都在停火间隙积极备战。

荷台达胡塞武装控制区的居民说,该武装近来开始在荷台达建立军事营地,并招募和训练新的武装人员。此外,胡塞武装开始在市区布设地雷,同时号召市民准备参加与政府军的战斗。

荷台达政府军控制区的居民也向记者证实,驻守在荷台达的政府军训练营正在招募军人,大量政府军的装甲车辆源源不断从外地抵达荷台达市郊,“双方都在积极备战,根本看不出撤军迹象”。

胡塞武装组织改装的卡车

撤军前景

撤军一再推迟,引发外界对荷台达爆发新一轮军事冲突的担忧。

也门军事分析家叶海亚·阿布·哈特姆认为,在胡塞武装拒绝落实撤军计划的前提下,也门政府军有可能采取军事手段促使该武装落实协议。

分析人士指出,要推动也门冲突双方真正落实撤军协议,区域国家的作用不可或缺。

穆赫辛·纳吉认为,如果荷台达出现新一轮军事冲突,将带来严重后果,成千上万的居民将被围困在荷台达,引发人道主义危机。要避免荷台达爆发新一轮军事冲突,国际社会特别是区域国家应向也门交战双方领导人施加压力。

他说:“只有外部力量作出旨在实现和平的努力,荷台达撤军计划才有可能得到真正落实。”

来源:http://www.xinhuanet.com/world/2019-02/27/c_1124171336.htm

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拉里贾尼与习近平举行会晤(图)

伊朗伊斯兰议会议长拉里贾尼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习近平

据伊朗媒体报道:拉里贾尼转达了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和总统鲁哈尼对习近平主席的亲切问候。他说,伊朗从战略高度和长远角度看待和发展对华关系。伊中加强友好合作不仅符合两国的根本利益,对于亚洲乃至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也具有重要意义。新形势下,伊朗愿同中方深化政治互信,推进务实合作,加大在国际地区事务中的相互支持。

习近平说,中伊友好源远流长。双方互信和友谊久经考验。无论国际和地区形势如何变化,中方同伊朗发展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决心不会改变。在新形势下,中伊要进一步深化战略互信,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问题上相互理解和支持;要密切沟通协调,加强安全反恐、人文等领域交流合作。

习近平强调,“我们支持伊朗为维护地区和平稳定发挥建设性作用”。

来源:http://parstoday.com/zh/news/iran-i42251

死亡商人最无辜的受害者:也门内战已导致约8万5千名幼童饿死(组图)

我们接触的商业模式千万种,但有一种却是要用命去搏的。军火生意,价值过亿美金,其中的玩法究竟是什么?

中国军火商李方伟

李方伟是谁?

大约五年之前,有一名叫李方伟的中国商人被美国联邦检察院宣布正式起诉,称其涉嫌违反制裁法规,利用空壳公司进入美国金融系统和他名下遭美国制裁的8家公司。这些公司涉嫌为伊朗政府采购导弹零部件。美国联邦调查局还悬赏高达500万美元,希望有人能提供线索,以帮助逮捕李方伟或证明其有罪。 能被开出500万美元的“赏格”,这位军火商显然非同寻常。作为参考点,本·拉登1999年策划了两次对美国大使馆的恐怖袭击之后,该政府当时对其通缉的悬赏金额也不过是500万美元(最后增至5000万美元)。

当时中国外交部在接到有关李方伟被起诉的消息后唯一的回应也就是说一声“我们知道。”再往下外交部的发言人就开始批评外国当局的“不妥当”行为,说不应该使用外国的法律针对中国公民和公司。至今为止李方伟依然在进行他原来的商业活动并且没有受到任何形式的惩罚。

李方伟就像很多军火商一样,会以运输或者贸易公司的名义存在。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中国著名的北方工业公司实际上是一家贸易公司,其生产和产品研发,均依托于国内现有的军工厂,如中国兵器集团和中国兵工集团等。

也门:内战还是代理人战争?

去年8月,新浪的军事报道引用了也门国防部副部长阿卜杜勒•卡德尔•阿穆迪的话,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伊朗直接参与也门军事冲突,向叛军“安萨尔真主”运动(胡塞武装)提供弹道导弹”。阿穆迪说:“伊朗直接参与战争,向胡塞武装提供弹道导弹,帮助他们改进从也门政府军手中掠夺的导弹”。

据日媒报道,非政府组织“救助儿童会”发布的统计数据表示,持续内战的也门自2015年起,已约有8万5千名未满5岁的幼儿被饿死。

“救助儿童会”指出,跟据调查结果显示,在长期内战的也门,自2015年4月至2018年10月期间,约有8万5千名5岁以下的儿童因极度营养失调而死亡。

也门受害者阿玛尔•侯赛因

阿玛尔•侯赛因(Amal Hussain)虽然只有7 岁,但却瘦得「皮包骨」,她在数星期前因病被送到医院,每两小时就接受一次喂食,但她因身体太虚弱而不断呕吐和腹泻,情况并没有好转。由于家人未能再负担医疗费用,阿玛尔•侯赛因不能再住院接受治疗,医生曾提议女孩的家人带她到15 英里外的无国界医生医院,可是也门发生燃料短缺,燃料价格在过去一年上升了50 %,家人根本负担不起,只能将女孩留在难民营。阿玛尔•侯赛因在出院三天后,也就是报道刊出那天,因为严重营养不良,而在难民营逝世。

“救助儿童会”表示:“在也门,当炸弹或者子弹造成一名儿童死亡的同时,就有数十名儿童因饥饿而死。然而,这种情况确实完全可以避免的。”他们呼吁各国应向也门提供支援。

该非政府组织在也门的负责人说:“有的孩子已经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然而他们的父母却只能看着消瘦的孩子而无能为力 ” 。

一直在呼吁举行和平协商的联合国秘书长特使格里菲斯于21日访问了也门首都,其此行的目的是为了与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组织干部进行会面。格里菲斯向联合国提出警告,他指出也门一半的人口(即1400万人)都有陷入饥饿的危险。

严重营养不良的儿童更容易患上霍乱等疾病,报道指自2017年4月以来,已有超过2,400人在也门因霍乱死亡,是现代史上最严重的霍乱爆发。救助儿童会的发言人表示,虽然商店里有食物,但贫困家庭根本负担不起,到小孩生病的时候,也因燃料短缺而没法将病童送到最近的医院。她表示,没法相信这些场面竟会发生在2018年。

许多观察员称对立双方有特意断绝食物运输的通道

参考:

快来看看!中国给伊朗建造的“征服者”潜艇内部(组图)

伊朗华语台消息:国防和武装部队支援部副部长表示:潜艇是一个国家军工能力最突出的象征之一。伊朗自称位列潜艇建造世界11强国之中。

尽管近年来伊朗官方的说法称法塔赫级潜艇是伊朗自主研发建造的,而最早的国际分析几乎都谈到至少一家中国军工企业承担潜艇的建造工作。

周日伊朗最先进潜艇法特赫进入伊朗伊斯兰海军舰队服役。最早有关该型号潜艇的国际报道均称其建造工作由一家中国军工企业承担。

国防和武装部队支援部副部长阿米尔 · 拉斯特加里(Amir·Rastegari)海军准将周日在接受伊朗电视台采访时表示:“伊朗的第一艘半重型潜艇拥有世界一流的性能,该潜艇在海底和海面都拥有极好的防卫和作战性能。”

他还称:“敌人对伊朗实施的制裁都是伊朗发展的机会;在不久的将来,伊朗将建造第一台装有20兆瓦以上的离岸风力发电设施”。

伊朗海军司令侯赛因·汉扎迪少将指出:“法塔赫潜艇巩固了伊朗潜艇防线”。

汉扎迪少将表示:“本区域国家可以在互助基础上保护该地区安全,同时把外国势力逐出本区域”。

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