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宣布与伊朗扩大双边合作 同时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导弹袭击沙特机场

据法尔斯通讯社报道: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2019年8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强调:中国和伊朗是传统的朋友,还表示:北京准备好与伊朗共同努力推动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取得更大发展,共同维护中东海湾地区的和平稳定。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还宣布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外交部长穆罕默德贾瓦德扎里夫8月25前往北京。

他称:扎里夫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将就双边关系及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耿爽补充道,中国和伊朗愿意一直保持友好关系。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希望:两国关系还将继续加强。

中新社北京8月26日电 综合消息:伊朗支持的也门胡塞分裂分子当地时间25日晚称,该武装当晚使用导弹对沙特阿拉伯境内的机场实施了攻击。沙特领导的多国联军方面同日发表声明说,军方当天拦截到胡塞武装袭击沙特境内目标的6枚弹道导弹。

继续阅读

缺乏资金迫使联合国关闭也门挽救生命援助项目

联合国也门人道主义协调员莉莎·格兰德表示,“我们迫切需要承诺的资金,钱不到位,人将死亡。”

在2月份为也门举行的认捐活动中,联合国和人道主义伙伴得到了26亿美元的捐款承诺,以满足2000多万也门人的迫切需求。迄今为止,只有不到一半的资金得到落实。

在也门的34个主要联合国人道主义方案中,只有三个可以得到全年资助。最近几周,一些项目已经关闭,许多旨在帮助减少贫困、帮助饥饿家庭的大型项目无法启动。

除非收到资金,另外22个救生方案也将在未来两个月内关闭。

继续阅读

亚丁冲突范围扩大,政府要求对伊朗支持的分裂分子施加压力

联合国驻也门人道事务协调员格兰德今天表示,据初步报告,自8月8日至今,在也门政府暂驻地、南部港口城市亚丁持续了四天的暴力冲突已导致40人死亡,260人受伤。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也在此前发表声明,敦促各方“开展包容性对话解决分歧”。

据报道,本轮冲突发生在拥护也门总统哈迪的政府军,以及渴望使南部也门独立的分裂武装“南部过渡委员会”之间,双方分别得到沙特阿拉伯和阿联酋的支持,本是共同对抗北部胡塞武装的盟友,但彼此之间长期存在摩擦。上月,阿联酋宣布减少在也门的军事力量部署,显示出与沙特之间的裂痕加剧。

上周,“南部过渡委员会”武装在军事阅兵活动中遭导弹袭击,尽管胡赛武装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但“南部过渡委员会”武装认为,哈迪政府军中的“伊斯拉阵线”力量在其中扮演了某种角色,开始与哈迪政府军“同室操戈”。

继续阅读

路透社:中国7月继续进口伊朗原油 不顾美国制裁举措–分析师

路透新加坡/北京8月8日 – 据三家数据公司的调研,自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豁免政策结束以来,中国7月连续第二个月进口伊朗原油,其中一家公司估计,部分石油进入中国战略储备油罐。 据数据公司的调研显示,尽管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豁免政策已经结束,但中国在7月依然连续第2个月进口伊朗原油。

据上述追踪油罐动向的公司,上月有440万至1,100万桶伊朗原油进入中国,相当于每日14.2-36万桶。该区间高端将意味着,尽管有制裁举措制约,7月进口总规模仍接近上年同期的一半。

在中美关系风雨飘摇之际,进口在持续:这会阻碍美国总统特朗普试图通过制裁切断对伊朗至关重要的原油出口的努力。与此同时,中美贸易紧张关系加剧,令全球经济蒙阴。

特朗普政府高级官员估计,伊朗原油出口的50-70%流向中国,约30%输往叙利亚。

中国通常是伊朗最大的石油买家,并且对美国的制裁措施提出质疑。但根据海关数据,中国6月从伊朗的进口量约为21万桶/日,创近10年来最低,较上年同期下降60%,因为部分中国炼油企业出于对制裁举措的担忧,避免购买伊朗石油。

中国海关总署将在8月最后一周公布按来源地细分的7月进口数据。

发改委和海关总署均未回应路透的置评请求。

与6月进口的情况类似,不清楚7月有多少石油已经到买家手中,或者储存在保税储油罐但尚未完成清关。约有2,000万桶伊朗石油似乎在去年底进入大连港的保税油罐后,就一直滞留在那里。

海关不公布入港详细情况,但石油分析公司会追踪油轮到达的地点。

根据数据供应商路孚特的研究,7月份,伊朗国家油轮公司(NITC)运营的五艘油轮在中国锦州港、惠州港和天津港总计卸载了958,000吨伊朗原油。 NITC未立即回应置评请求。

中国国有石油公司–中国石油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中石化集团)和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中国石油集团,CNPC)在锦州、天津和惠州设有炼油厂和商业储备设施。中国有一些战略石油储备(SPR)也设在这些城市。

被问及是否为伊朗原油的买家时,中石化集团未予置评。中国石油集团未回应置评请求。

伦敦能源数据公司Kpler在一份落款日期为7月29日的报告中称,锦州地下战略石油储备的库存从6月中旬的320万桶增至600万桶,“因伊朗原油流入…(储备)增加完全是注入伊朗原油的结果。”

据Kpler公司估计,上个月有360,000桶/日的伊朗原油运抵中国。

参考:

伊朗支持的胡塞叛军派10架载炸弹无人机 空袭沙特油气设施

获伊朗撑腰的也门胡塞叛军展开它所谓的“历来最大攻势”,出动10架满载炸弹的无人机,空袭深入沙特阿拉伯境内一座天然气和石油设施。这凸显叛军无人机突破沙特和阿联酋防线的攻击能力。

遭攻击的谢拜(Shaybah)油气田位于沙特和阿联酋边界,距胡塞叛军控制的也门地域约1200公里。油气田每天可生产100万桶原油。

据旅行新闻网(Al-Masirah)报道:也门武装部队发言人亚赫亚·塞里额周六呼吁沙特阿拉伯的所有公司和民众远离沙特阿拉伯的重要地点和阵地。据胡塞叛军发言人的说法,谢拜是沙特最大的石油储藏库区,有十亿桶的石油。胡塞叛军发言人警告沙特阿拉伯和侵略也门的国际联盟:“如果对也门的侵略继续下去,那我们将进行更广泛的行动。”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伊朗支持的的胡塞已经对沙特的军事基地和设施进行了50次袭击,其中包括袭击艾卜哈机场16次,吉赞机场14次,奈季兰飞机场11次、海米斯穆谢特的军事基地9次。

参考:

驻伊朗大使与伊朗代表轮流会面,会谈后伊朗高官强调中国与伊朗需要扩大双边合作

驻伊朗大使常华分别会见伊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和伊中友好小组主席。

据伊朗媒体报道,伊朗议会国家安全与外交政策委员会主席穆志特巴·祖恩努里周日会见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时提及两国之间的日益发展的积极关系说:德黑兰与北京之间友好和持久的关系是加强政治、议会、经济、文化领域关系的有力支持。

祖恩努里还称:鉴于伊朗和中国加强经济合作的共同需求,两国当局必须提供长期合作平台。

中国驻伊朗大使常华赞扬伊朗支持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同时强调继续加强各领域的双边合作。

继续阅读

伊朗支持的胡塞武装再度违反停火协议突袭沙特军事中心(图)

据旅行电视台(Al-Masirah)报道,也门部队向沙特军方在奈季兰(位于沙特阿拉伯的南方)的基地发射四枚“地震-1”(Zelzal-1)弹道导弹,但没有报告确切的沙特部队的伤亡人数。也门武装部队的发言人表示:也门军队的加瑟夫-K2无人机轰炸了在阿西尔省的战斗机仓库、武器库和哈立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的空军基地的设备。据他说,这次袭击是为了回应“敌人的罪行,即沙特侵略者联盟在也门的持续侵略与围困”。胡塞部队的无人机部队8月5日出动加瑟夫-K2轰炸了艾卜哈国际机场、哈立德国王空军基地、纳志兰机场。

继续阅读

伊朗揭幕最新的“自主研发”国防成就 网友问道,为何其中有中国产歼7战机挂弹?(组图)

近日,伊朗公布了两种新型滑翔制导炸弹和三种无人机用空地导弹,前者是在制导炸弹上安装了滑翔增程组建,将其射程大幅提高到25-50公里,分别采用卫星制导和电视制导,需要注意的是,伊朗的卫星制导炸弹,到底是采用了何种制导信号,还不清楚,如果是用的中俄卫星信号,这很可能会在战时,或者伊朗的卫星制导炸弹攻击他国目标时,引发相关争议。

更令人奇怪的是,伊朗这一系列的“自主研发”的导弹中竟然出现了歼-7的挂单。本次伊朗在展示这些新型制导武器的时候,其发布的视频中,竟然还有其装备的中国歼-7N战斗机挂单。看起来伊朗空军的歼-7N现在也具备了对地精确打击能力。要知道,全世界范围内,不管是原版米格-21还是歼-7,都很少具备这种能力。伊朗装备的歼-7N数量较少,更多的还是美制F-4和F-5战斗机,伊朗展示歼-7N具备精确打击的能力,很可能是在强化对潜在对手的威慑:伊朗所有的战斗机都具备精确打击能力。至于伊朗怎么会拿到大量的歼-7N挂单,请点击连接……

继续阅读

海湾局势紧张之际,中国驻伊朗使馆举办“中伊友谊之夜”活动

中国驻伊朗使馆报道,2019年8月7日晚,驻伊朗使馆举办“中伊友好之夜”活动。伊中友协主席穆罕默迪、伊中商会会长阿斯加尔乌拉迪等伊朗各界对华友好人士100余人出席。据悉,来宾们品尝中国味道,聆听中国声音,讲述中国故事,共度中伊友好之夜。

常华大使发表了讲话,感谢所有为推动中伊关系付出辛劳的朋友。他指出,当前国际形势风云变幻,但中伊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稳健发展。两国保持各层级友好往来,各领域合作稳步推进。希望伊各界友好人士继续为推动两国关系、共建“一带一路”、增进民心相通做出自己的贡献。

伊中友协主席和伊中商会会长分别致辞,感谢常华大使举办“中伊友好之夜”活动,表示两国人民友谊源远流长,双边合作潜力巨大,他们愿继续为深化中伊友好和各领域合作贡献绵薄之力。

继续阅读

昆仑银行旗下油轮被指运输伊朗石油,无视对伊制裁

据英国《金融时报》8月6日报道,自今年5月以来,卫星数据显示有至少三艘与昆仑银行有关的油轮被观察到与伊朗船舶互动。此数据意味着昆仑银行与其旗下的这些油轮无视对德黑兰方面的制裁,直接将伊朗原油运往中国。

据一名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简称“中石油”)的下属公司昆仑银行近几个月组织了一支油轮船队,很显然是专门为了将伊朗石油运往中国。考虑到中石油是中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任何针对该公司的决定都将标志着事态的显著升级。

自从5月以来,卫星数据显示有至少三艘昆仑银行组织的油轮被发现与伊朗船舶互动。相关数据似乎表明,昆仑银行旗下的船舶至少有3次在伊朗海岸外装载原油,或者与装有伊朗石油的油轮进行船对船过驳。

昆仑银行旗下的名为Pacific Bravo的油轮
继续阅读